免费电子书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!

 

正文 第三十三章 红眼皮子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老烟斗鬼故事 书名:猫仙尊
    江明,墨墨还有黄丫,三人一边走一边聊,终于离开了那片广袤的保护区,来到了有人烟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繁华的村镇,比之前北武当所毗邻的镇子要“气派”多了,此地距离霍家村还是有很远的距离,估摸着天黑的时候才能赶回去......

    在保护区里可以喝点山泉止渴,来到了这有人烟的所在,第一时间自然是找吃的,江明作为“行家里手”,利利索索的从小超市里偷来了好多吃食,跟墨墨还有黄丫躲在一处民宅顶子上大块朵颐,开心的吃着。

    墨墨兴奋极了,第一次在房顶上吃东西,小风吹着,蓝天白云,还有种野炊的意境......她啃着酱牛肉,喝着酸奶,感觉......这当猫其实也别有一番乐趣。

    黄丫则是嫌弃的看着江明和墨墨那一嘴咸咸的油花,它爱磕花生米,“嘎嘣”“嘎嘣”的嚼着,倒是自得其乐。

    正在主仆三人有说有笑的进餐时,黄丫看到,不远处的一颗杨树上,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。

    一只老皮子,在树枝上栓了一根吊绳,反复比划着.....看样子,像是要上吊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人上吊没什么稀奇,遇见糟心事想不开了么,黄鼠狼上吊可是少见,但见那老皮子尾巴尖儿上的毛,修的都发亮了,道行至少在120年上下,比黄丫的修为还高,这是要搞哪般?

    “大王,大王,你快看!那里,有个老哥要上吊!”黄丫推了下江明提醒道。

    江明眯眼朝杨树的方向看,觉得好稀奇,动物上吊自杀,这还是头一次见到,有意思!有意思!而且,他也瞅出来了,这老皮子不是凡品,“毛色”比黄丫要好!

    “大王,你救救他吧,这一定是遇见糟心事,想不开才上吊呢,”黄丫唏嘘恻隐道。

    墨墨也在旁边说:“是啊,我瞅见.....这黄鼠狼的眼窝处,还有深深的泪槽,像是刚哭过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.....白猿告诉江明和墨墨,所谓修炼,就是吞噬其他灵物,还有吸收日月精华采集天材地宝,但可并不是说,见“人”就杀,一点原则也没有。

    所谓修炼正途,是消灭那些祸害人的灵物,不然.....滥杀无辜,违反天道,即使增加了修为,到时候天劫也难逃一死!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遇到不平事,也要拔刀相助,给自己积德!

    说话间,那老皮子已经完成了上吊绳的尺寸调整,脑袋往里一钻,“扑通”一下,两脚踩空把自己掉了上去,它双腿挣扎着,承受着死前痛苦的过程......

    “阿布雷克,吐露吐露丝,门丝咔哒......”

    江明念罢控身的咒语,“嗖”的一下窜到了杨树上,把这家伙又拽了回来!

    老皮子看见“凭空”的窜出了一只胖橘猫,吓得浑身激颤,上下牙膛“嘎嘎嘎”的撞着,要不是江明提前定住了它的动物性神经,这一下子......非要放出屁来,那就太污染环境了!

    它以为.....江明是要吃它,反正自己也要死了,怎么死不是死,干脆让这胖猫吃了得了,老皮子也看出来了,这只猫......修为比自己高!所以干脆俩眼一闭等死。

    江明麻利的挠开了绳子,像是拖死狗一样的拽着老黄鼠狼窜回了房顶,这皮子吓坏了,一溜尿撒了出来,仿佛零星的雨点.......

    墨墨和黄丫凑到近前,看着眼前这只僵直颤抖的黄鼠狼.....下颌微微开启着,一副生无可恋,却又害怕至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,你这是要干啥?为啥要自杀?”黄丫推着老黄鼠狼问道。

    老黄鼠狼身子抖着,缓缓的睁开了眼,看着黄丫、江明、还有墨墨,恐惧之余......也满是诧异,心说这都是些什么“人”?到底要干啥?怎么这独眼黄鼠狼还和猫混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黄丫看着它害怕的样子,安慰道:“老哥哥,你不要怕,这是我们大王和郡主,都是好人,你到底发生了事儿,如此想不开,自寻短见!”

    老黄鼠狼这才明白过来,是遇见“善兽”了,眼泪忍不住哗哗的往下涌,但不能说话,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江明解除了法咒,老黄鼠狼嘴巴哆嗦着哭嚎了起来:“你们别管我了,让我去死吧,我不想活了,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黄丫恻隐的看着它,说:“老哥哥,瞅你这毛色,修炼了至少也120多年了吧,蝼蚁尚且偷生,你如此这般道行,死了多可惜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我和我们大王还有郡主一定帮你!”

    老黄鼠狼擦了下眼泪说:“我叫黄锤锤,是这小王村的保家仙儿,我和我老婆世世代代的守护着这个村子......”

    它介绍着自己的身世,黄锤锤和它老婆黄巧巧是这个村子的保家仙,百十年来一直在这里修炼,为老百姓除脏去邪,积德行善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昨天,村子里来了一伙红眼的黄鼠狼,打败了锤锤和巧巧不说,还抢走了巧巧,要给它们老大当压寨夫人。

    锤锤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,但老婆没了,心里那叫个憋屈啊!打又打不过,自己丢了老婆又不甘心,心缝一窄,心说死了得了!这才找了根儿绳子挂在杨树上准备上吊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好多种死法,摸高压电,钻汽车,还有跳井里,但都觉得太惨了......这才选择了上吊,呜呜呜呜!”黄锤锤哭的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黄丫恻隐同情的眨着眼,江明和墨墨则是觉得特别有意思,倒不是他们没有同情心,而是发现......这动物的世界,跟人类的世界也有好多类似的地方,也存在这么复杂的矛盾纠葛。

    “红眼黄鼠狼......?”江明玩味的唏嘘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”黄锤锤眨着哭得通红的眼睛说:“这群黄鼠狼,跟我和这个老妹儿不是一个品种,它们的红眼珠子一扫你,骨头关节儿都颤啊,我的法力根本制服不了它们,它们像是洋黄鼠狼!外国来的!”

    “外国来的?”众人都是一惊,黄丫更是觉得不可思议:“咱们这地方.....啥时候来了外国的黄鼠狼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黄锤锤可怜巴巴的低着头说:“兴许.....是早些年,洋大人从外面带来的?这些红皮子修炼可有年头了,不夸张的讲,200年道行总是有的!”

    它顿了顿又说:“这帮家伙,不但抢走了我老婆,还逼着我.....每天给它们偷只鸡,你说我这活的还有啥意思?比王八还王八了......呜呜呜!”

    “它们在哪儿呢?一共有多少只?”江明问道。

    黄锤锤说:“就在山坡上的白塔庙里,一共有五个,号称燕山五大王!”

    墨墨好奇的问:“它们.....说的是外语吗?”

    黄锤锤摇了摇头:“不是外语,能听懂,但口音特别怪,想来.....跟着洋人来中土,也待了上百年了吧,早就会说咱们的话了,也不知道怎么倒霉催的,来我们小王村了!”

    “大王.....咱们帮帮它吧,你看看老哥哥多可怜?”黄丫恳求道。

    江明沉吟了一下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凡事就是这样,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到西,黄丫作为一介畜生,尚且都有侠肝义胆,更何况.....江明和墨墨,原本还是个人哩。

    老白猿教育江明和墨墨,法术之类都是次要,关键是:天地正道是沧桑!只有真真正正......走的正行的端的畜生,才有修成“地仙”的可能!

    实际上,人和动物,除了一些“众所周知”的区别外,还有一点不同,那就是见识上!这些动物,成了保家仙,窝在一个地方,一般很少走动。就像黄丫和它老叔,感情虽然很深,但几十年了也没说经常串下门,它们都是潜心在一个地方修炼,领地观念十分的强!所以.....看见这些红眼的黄鼠狼也以为它们是外来的物种!

    就跟老早以前,山里的农民,一辈子也没见过火车一样......黄丫还算是勤奋好学的,平时喜欢凑到人们家里,看个电视啥的。至于这些红眼皮子......眼珠子为啥是红的?里面大有玄机!

    “那庙以前......也是你的道场吧?在哪个山坡上?”江明问。

    黄锤锤摇摇头:“不是我的道场,那个庙又不是野庙,我哪能住在里面呢?平日里,初一十五,去上香的人不少......大王你看!就在那里!瞅见那个小白塔没?那就是白塔庙!”

    江明和墨墨抬眼望去,果真!在七八里外的山坡上,山脉折回处......一座小白塔若隐若现!因为枫叶遍山,树木遮挡,所以并不是很显眼。

    “黄庙?”墨墨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江明一愣:“什么黄庙?你是说.....那个庙,就是专门供奉黄鼠狼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是那个意思......”墨墨摇头道。

    黄锤锤插话了:“大王,那个庙不是供奉黄大仙的,里面有神佛,有菩萨,还有韦陀,庙虽不大,但香火挺盛的......里面还有个老和尚住着,就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......那老和尚现在肯定已经被控身了,江明琢磨着......又追问墨墨:“你刚才说黄庙啥意思?”

    墨墨回答:“江哥,我是从这个塔看出来的......这个塔很特殊。”


如果您喜欢猫仙尊,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。
重要声明:小说《猫仙尊》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